社科网首页|客户端|官方微博|报刊投稿|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

3分彩

试论古籍整理之径改底本——以中华书局《苏辙集》为例

胡琼 胡俊俊
内容提要 校勘为古籍整理之首要, 底本为校勘品质之关键。底本之径改当下已成古籍整理普遍式则。其合理方便处众所周知, 然而纰漏往往难免。因而, 径改底本方法之迁善至关重要。中华书局版《苏辙集》为当下苏辙诗文集整理本中最通行者, 径改底本之两面与方法迁善之必要可于此窥测。

  三馀翁常云:“校勘为古籍整理之首要, 底本为校勘品质之关键。”[1130,231]底本之径改 (即不出校记) 当下已成古籍整理普遍式则。例如, 许多古籍整理著作《凡例》中之常语“明显错误”“明显错别字”“明显存在讹误”等等。整理者之径改底本, 合理方便处众所周知, 然而纰漏往往难免。笔者并不反对径改, 而是呼吁径改方法之迁善。例如:径改之字加括号标识等等。因径改底本与古籍整理中其他校改相比, 问题极其重大。为便于申述, 下面以中华书局版《苏辙集》为例, 斑见径改底本之两面与方法迁善之必要。 

    

  中华书局版《苏辙集》为当下苏辙别集整理本中最通行者, 与笔者时常翻阅之《栾城集》 (上海古籍出版社) 、《全宋诗》苏辙部分 (北京大学出版社) 、《全宋文》苏辙部分 (上海辞书出版社) 、《三苏全书》苏辙部分 (语文出版社) 相较, 其品质堪当巨擘。当然, 上举四种整理本各有可独步于世之处, 诸大家皆有专文平说, 此不赘冗。[]《苏辙集》整理本以明万历年间王执礼、顾天叙校勘, 清梦轩刻印之《栾城集》五十卷、《栾城后集》二十四卷、《栾城三集》十卷、《栾城应诏集》十二卷本为底本。笔者闲时校对底本与整理本, 谨将所得一二缕于下, 供《苏辙集》再版及读者参考, 亦或于古籍整理之径改底本问题有微末之助。 

    

  一、径改之合理 

    

  径改底本, 为古籍整理者主观判断。判断合理, 方便读者。《苏辙集》中诸如“他”“它”、“大”“太”、“杨”“扬”、“脩”“修”、“饰”“饬”、“翦”“剪”、“踈”“疎”、“蕃”“藩”、“欧”“殴”、“抄”“钞”、“营”“荧”、“特”“持”、“岳”“嶽”、“蘖”“糵”、“辨”“辦”、“遂”“逐”、“墯”“墮”、“便”“使”、“梂”“捄”等等之径改自不待言, 以下仅举27, 管窥其善。 

    

  1.《明日安厚卿、强几圣复召饮, 醉次前韵》 (此为《苏辙集》诗文之篇名, 下同) 中“雨结细实骈明珠”句之“珠”, 底本作“殊”。[3]46:此诗句意为雨滴与梨果皆精细圆实, 堪比明珠。另, “骈明珠”与此诗上句“乱鹅毳”正相对应。“骈明殊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2.《湖阴曲》中“帐中昼梦日绕壁”句之“壁”, 底本作“璧”。[3]178:此诗句意为白日卧睡帐中, 太阳环绕城壁。“日绕璧”则文理不通。又, 此句典出《晋书·明帝纪》:“有军士疑帝非常人, 又敦正昼寝, 梦日环其城, 惊起曰:‘此必黄须鲜卑奴来也。’”亦可为合理径改之旁证。 

    

  3.《次韵王适大水》中“老稚祼泣空长吁”句之“稚”, 底本作“椎”。[3]234:“老稚”, 义为老人和小孩, 为古籍常语, 在《苏辙集》中亦反复出现。如:《送顾子敦奉使河朔》“壯夫奔亡老稚死”句, 《次韵曾子开舍人四月一二日扈从二首》其一“夹道欢呼通老稚”句, 《新火》“老稚俱食寒”句。“老椎祼泣”则文词不顺。又, “老稚”与此诗上句“鸡豚”正相对应。 

    

  4.《皇太妃阁五首》中“纨扇新裁冰雪余”句之“裁”, 底本作“栽”。[3]326:“裁扇”“扇裁”为古籍常语, () 班婕妤《怨歌行》“裁为合欢扇, 团团似明月”和 () 李商隐《无题》“扇裁月魄羞难掩, 车走雷声语未通”最为有名。“纨扇新栽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5.《刘凝之屯田哀辞 (并叙) 》中“翰林学士司马公方受诏紬书东观”句之“紬”, 底本作“細”。[3]340:“紬”, 义为缀缉。苏辙所撰告词 (古代授官文凭的文词) 《曾肇中书舍人》中“汗简编年, 手紬金匮”句可相对照。另, “紬书”为古籍常语。如:《史记·太史公自序》“卒三岁而迁为太史令, 紬史记石室金匮之书”;《新唐书·郑虔传》“初, 虔追紬故书可志者得四十余篇”。“細书东观”则文词不顺。 

    

  6.《上皇帝书》中“月廪岁给之奉不可胜计”句之“奉”, 底本作“举”。[3]377:“奉”, 义为供应、供养。此义与“之”成“……之奉”语, 为古籍之常, 在苏辙《上皇帝书》本文中即反复出现。如:“百姓之费, 公家之奉”;“夫关市之征比于茶彩则多, 而三十万人之奉”。《苏辙集》中其他例证不胜枚举。而“……之举”语在《集》中无一与“供应、供养”相关者。 

    

  7.《王氏清虚堂记》中“前有山石瓌奇琬琰之观”句之“瓌”, 底本作“壞”。[3]407:“瓌奇”, 即“奇瓌”“奇瑰”, 义为珍品、珍奇, 为古籍常语。如: () 白居易《杂兴》其三“吴王心日侈, 服玩尽奇瓌”; () 梅尧臣《依韵答刘原甫》“张籍卢仝斗新怪, 最称东野为奇瑰”。“壞奇”则文词不顺。 

    

  8.《祭欧阳少师文》中“斥弃羹胾”句之“斥”, 底本作“弁”。[3]431:“斥弃”, 义为抛弃, 为古籍常语。苏辙《御试制策》亦有“故夫斥弃金玉, 不贵锦绣”句。又如: () 韩愈《陆浑山火和皇甫湜用其韵》“斥弃舆马背厥孙, 缩身潜喘拳肩跟”, () 杨亿《试草泽策》“裁减赐予之规, 斥弃奇巧之玩”。“弁弃”则文词不顺。 

    

  9.《张绶湖南提刑》中“尔昔以常平奉使官废而罢”句之“昔”, 底本作“等”。[3]499:苏辙此告词之对象唯有张绶一人, 故“尔等”不顺文意。又, 据《续资治通鉴长编》卷三五六, 元丰八年, 张绶尝提举京西北路常平。 

    

  10.《除刘昌祚武康军节度殿前副都指挥使制》中“资以韬钤”句之“钤”, 底本作“铃”。[3]561:古代兵书名著《六韬》《玉钤篇》并称“韬钤”, 后因以指兵书、用兵谋略, 为古籍常语。如: () 张说《将赴朔方军应制》“礼乐逢明主, 韬钤用老臣”; () 杜甫《赠左仆射郑国公严公武》“记室得何逊, 韬钤延子荆”。“韬铃”则文词不顺。另, “韬钤”与此文上句“弓剑”正相对应。 

    

  11.《自齐州回论时事书》中“陵迟以至于此”句之“陵”, 底本作“推”。[3]617:“陵迟”, 义为败坏、衰败, 为古籍常用语, 在《苏辙集》中亦反复出现。如:《石鼻城》“睥睨陵迟春草满, 白羊无数向风鸣”;《送鲜于子骏还朝兼简范景仁》“倦游潦倒不还家, 旧俗陵迟真委地”;《刘绚太学博士》“孔氏之遗书而陵迟至是”。另, “推迟”一词, 笔者目力所及, 宋代文献中尚未有例。 

    

  12.《论蜀茶五害状》中“候本府雇人般茶日呈”句之“雇”, 底本作“顧”。[3]630:“雇人”为古籍常用语, 苏辙《论蜀茶五害状》本文中“雇人”“雇”即反复出现。如:“茶官遂令州县和雇人夫”“和雇不行, 即差税户”“后来永兴即不曾雇人”。《集》中他处亦多, 不烦举。“顧人般茶日呈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13.《乞选用执政状》中“惟陛下哀怜则幸”句之“则”, 底本作“财”。[3]634:苏辙此《状》, 本其职内之事, 言听则幸, 不听无伤, 与财无涉。“则”在此为虚词, 顺承“幸”字。“财”为实词, 与“幸”合则文意乖违。 

    

  14.《乞废官水磨状》中“以四十万贯课利惑误朝听”句之“惑”, 底本作“感”。[3]650:“惑误”为古籍常语。如《楚辞·九章·惜往日》:“蔽晦君之聪明兮, 虚惑误又以欺。”《汉书·马宫传》:“诡经辟说, 以惑误上。”“感误朝听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15.《乞责降韩缜第七状》中“正缜之罪, 以告四方”句之“四”, 底本作“田”。[3]660:“四方”为常语, 《苏辙集》中亦出现无数次, 而此前之《乞黜降韩缜状》“当正其罪, 以告四方”句尤可对照。“告田方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16.《乞诛窜吕惠卿状》中“仍为安石畫劫持上下之策”句之“畫”, 底本作“書”。[3]674:“畫策”, 义为谋画策略, 筹划计策, 为古籍常语, 在《苏辙集》中亦反复出现。如:《书论》“以龃龉其上之畫策, 令之而莫肯听”;《臣事策 () 》第五道“大者为之运筹畫策, 治百官以济其大事”。 

    

  17.《论梁惟简除遥郡刺史不当状》中“次又以坤成节奏荐恩泽两重特转两官”句之“恩”, 底本作“思”。[3]715:“恩泽”为古籍常语, 在《苏辙集》中即出现十余次。如:《文彦博免致仕合得五人恩泽诏》“今来致仕, 依条合得五人恩泽”;《自齐州回论时事书》“既而误蒙恩泽, 受职条例”。“奏荐思泽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18.《不撰叶康直知秦州告状》中“为知永兴军吕大防所奏”句之“奏”, 底本作“卷”。[3]716:“奏”, 臣子对帝王进言陈事。此句言叶康直因其恶事被吕大防奏论。此《状》收在《苏辙集》卷四十一中, 而卷四十二《再论熙河边事札子》之贴黄 (宋代奏札意有未尽, 摘要另书于后) 亦引此《状》之原文, 正作“奏”, 可相对照。“为知永兴军吕大防所卷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19.《论西边商量地界札子》中“而熙河将佐范育、种谊欲于见今城堡之外更占质孤、胜如二堡”句之“今”, 底本作“合”。[3]815:“见今”, 即“现今”, 为古籍常语, 在《苏辙集》中亦出现几十次。如:《久旱乞放民间积欠状》“见今资产耗竭、实不能出者”句, 《论蜀茶五害状》“见今止得旧价之半”句, 《乞责降成都提刑郭槩状》“见今西川数州”。“欲于见合城堡之外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20.《代子瞻答周郎中启》中“某自少读书”句之“某”, 底本作“其”。[3]869:在《苏辙集》此卷代人启事 (陈述事情的奏章) 八首中, 除此篇外, 皆“某”“某官”类语。“其自少读书”则文词不顺, 且不合书例。 

    

  21.《次韵子瞻感旧》中“岁办十口粮”句之“口”, 底本作“日”。[3]873:此诗上句云“家有二顷田”, 百亩为顷, “二顷”可谓不乏田地, 因而一年下来, 全家衣食无忧。正如《孟子·梁惠王 () 》所云:“百亩之田, 勿夺其时, 八口之家可以无饥矣。”若为“十日粮”, 则与诗意乖违。 

    

  22.《次韵子瞻和渊明饮酒二十首》其十八“惜哉委荆榛”句之“榛”, 底本作“秦”。[3]880:“荆榛”, 泛指丛生灌木, 多用以形容荒芜情景, 为古籍常用语, 在《苏辙集》中亦反复出现。如:《秋祀高禖二绝》其二“乾德年中初一新, 颓垣破瓦委荆榛”;《次韵子瞻人日猎城西》“荆榛一焚荡, 雉兔皆惊矫”。“委荆榛”则文理不通。 

    

  23.《示诸子》中“乡邻不惯枉称贤”句之“邻”, 底本作“怜”。[3]1161:此诗上句为“兄弟躬耕真尽力”, 律诗颈联强调对仗, “乡邻”与“兄弟”正相对应。“乡怜不惯”则文词不顺。 

    

  24.《书<传灯录>后》中“土地前更下一分饭”句之“土”, 底本作“上”。[3]1233:“土地前更下一分饭”为《传灯录》原文, 且苏辙此文末尾亦有“土地前更下一分饭”语可相对照。 

    

  25.《周论》中“重之以體薦”句之“體”, 底本作“醴”。[3]1246:“體薦”义为古代祭祀、宴享时, 将牲体置于大俎以进献, 为古籍常语。苏辙《礼论》亦有“宗庙之祭, 薦之以血毛, 重之以體薦”语。又如《左传》宣公十六年:“王享有體薦, 宴有折俎。”《周礼·夏官·小子》“掌祭祀羞羊肆”郑玄注引郑司农曰:“羊肆, 體薦、全烝也。” 

    

  26.《燕赵论》中“雖耕田荷任之贱”句之“雖”, 底本作“離”。[3]1276:“雖”为连词, 与下文“而其中必有所守, 其心甚朴, 而亦不至于无知以犯非义”相照应。“離”则文理不通, 上下无着。 

    

  27.《御试制策》中“高城深池”句之“池”, 底本作“地”。[3]1352:“高城深池”, 义为高高的城墙, 深深的护城河, 常形容防守坚固, 为古籍常语。苏辙《形势不如德论》亦有“或曰:王公设险以守其国, 此人之险, 而高城深池之谓也。曰:非也。高城深池, 此无以异于地之险, 而人之险, 法制之谓也”语。又如:《荀子·议兵》“高城深池不足以为固, 严令繁刑不足以为威”;《汉书·食货志 () :“离乡轻家, 民如鸟兽, 虽有高城深池, 严法重刑, 犹不能禁也。” 

    

  二、径改之纰漏 

    

  古籍整理者常因主观判断失误而造成底本之“擅改”“误识”“增讹”等问题。以下列举《苏辙集》中径改底本所致纰漏17, 蠡测其弊。 

    

  1.《次韵子瞻减降诸县囚徒事毕登览》中“前驱鬣尽蚪”句之“蚪”, 底本作“虯”。[3]13:此诗押平声韵十一尤 (侯幽) , “虯”属幽韵。“蚪”于此处既音韵不协, 又文理不通。此诗上句为“从骑衣皆羽”, 二句合谓前后皆仙人簇拥。“虯”, 龙类, 屈原《离骚》:“驷玉虯以椉鹥兮,